金莎官网3833

辅导员思政工作“内卷化”倾向反思
时间:2020-10-26 22:25:01 来源: 编辑:

      近段时间,“内卷化”成了一个网络热词,被频繁用于各类社交媒体针对诸多社会热点事件的讨论之中。“内卷化”最早是作为一个学问人类学概念出现,后来被广泛引用到社会学、管理学、心理学、教育学、政治学等各研究领域。“内卷化”(involution),又称为“过密化”,是指一种社会或学问模式在某一发展阶段达到一种确定的形式后,便停滞不前或无法转化为另一种高级模式的现象。这一概念最早是用来研究爪哇的水稻农业。在殖民地时代和后殖民地时代的爪哇,农业生产长期以来原地不动,未曾发展,只是不断地重复简单再生产。

      因此,“内卷化”的通俗意义就是指低水平的复杂化,即没有实际发展的增长(效益并未提高)和依靠固定方式(如传统管理模式)的再生和勉强维持,由此可见,“内卷化”这一概念其本意并非高深莫测。而“内卷化”之所以成为流行热词,能够从一个学术名词成为引起社会不同群体和时代的共鸣,在于其从英文单词involution的向内进化含义中,汉译成“内卷”这一形象中文词汇,将不同领域群体在当前经济社会高速发展、深刻变革的时代环境下的“困惑、纠结、挣扎”的状态,形象化、镜像化的展示出来。

      10月21日,云飞老师在辽宁辅导员公众号发表的网文《写给不回家的“学工人”》再次戳中广大辅导员的泪点,引起共鸣和热议。文章中描述的“无法陪在父母身边的惭愧”“当值班遇到加班的苦战”“日复一日查寝点名”“关窗锁门的细碎嘱托”,这些都是辅导员日常工作的缩影和画面,也一定程度反映了当前辅导员工作中困境和“内卷化”倾向。

      所谓辅导员思政工作的“内卷化”倾向主要是指辅导员在思政工作中重复低水平的复杂化工作,看起来工作越来越精细,但实质上只是一些固有工作模式的简单重复,而没有跳出模式的桎梏,只是时间、精力的简单投入、消耗,而没有积极的创造力、精妙的工作艺术和愉悦的情感体验在里面。具体可能有以下几个方面的表现。

一、是低水平的重复工作。

      这种现象几乎存在于辅导员思政工作的各个部分,比如入学教育、就业引导,每届学生都要重复进行,比如评奖评优、资助管理,每年每学期都要重复,比如日常管理、谈心谈话,可能每周、每天都要进行,辅导员在处里这些本身具有重复性的工作时,由于经验主义和工作惯性,更容易陷入低水平重复的陷阱。比如大家辅导员每天都要有一些时间用来重复回答不同学生的各种琐碎的具体问题,这些问题中往往是普遍问题、共性问题,辅导员只是机械性的、不厌其烦的回答、解决这些同类的问题,简单的、按部就班的处里、应对这些同样的工作,就是一种低水平的重复,就是内卷。

二、是繁琐的精细化管理。

      这种内卷形式具有一定隐蔽性,会给人造成以假乱真的错觉。比如,很长一段时间,大家把学生工作的精细化管理作为一种发展方向,在这方面的研究和探索也很多,事实上,所谓的精细化管理模式的实际效果有待商榷。有些看似复杂精细的工作,实则是简单机械式的重复工作和粗放人财物的投入,比如在学生管理中不断细化的各种繁琐规章制度,各种考核评比规则,各类竞赛活动等等,再比如,大家以辅导员专业化、专家化建设的口号,将日常管理、心理疏导、理论宣讲、学业管理、就业引导等等,都纳入辅导员工作范畴,给辅导员贴上万能标签,这些看似日趋精细化的管理,实际的效果往往并不突出和可持续。

因为,尽管在很多辅导员眼中,大家大学生还有很多不成熟甚至是幼稚的思想行为特征,但是,大学生毕竟不是小学生,辅导员终究不是班主任,大学生需要成长和探索的空间,需要社会的历练和打磨,大家对大学生的教育管理一定要掌握适度的艺术和过犹不及的道理。

三、是低效能的自我消耗。

       提升辅导员思政工作效果,要靠坚守思政工作主阵地,靠跳出已有工作模式,因时因事、因人而异创新工作方式方法,而不能靠低效能自我消耗。每个人的时间精力都是有限的,过度的自我消耗,拼时间加班加点,拼身体带病坚持,靠牺牲家庭、牺牲亲情友情,牺牲兴趣爱好,也许短期内能换来一定的工作成效,但长期看必定是寅吃卯粮,不可持续。在这一点上,年轻辅导员更应该引起注意,因为年轻辅导员精力更充沛,工作热情更高,往往没有家庭孩子的牵挂,所以更容易落入自我消耗的陷阱,一但形成工作惯性,也是一种内卷。

四、是集体的无意识状态。

      这种现象主要是指辅导员队伍对工作内卷倾向缺乏理性的认知和深刻的反思,甚至是在集体性的向内卷方向主动行进。比如,大家既要求辅导员工作专业化,又要求辅导员素质全面化,既要求辅导员做好思政工作,又要求辅导员兼顾管理工作等等,大家很多辅导员也把这些看似合理的要求作为努力方向,呈现你追我赶的“无边界性扩张”工作状态,这也是一种内卷。

      内卷不同于内耗,内耗是一种迫在眉睫的危机,是各方有意识的竞争,因此,内耗危机不会长久,会以一方的退出而结束,而内卷则是一种无声的悲哀,人们在内卷的状态下往往陷入很长时间的无意识状态,甚至是乐此不疲异化状态。比如,一部分辅导员对这种状态虽然感到力不从心,但是却找不到问题的症结,而选择默默承受着这种困境,而另一部辅导员甚至对这种状态呈现无意识的自我满足,甚至是沉浸其中。正是这种集体的无意识状态,造成辅导员工作内卷倾向的长期存在。

      克服辅导员工作的内卷化倾向,关键是理清辅导员职业定位,跳出既有思维模式、工作模式的窠臼,从根本上探索辅导员思想政治工作的创新举措。

1.回归辅导员工作本源。

      辅导员工作本质是政治教导、思想引导和心理辅导,辅导员不是保育员,也不是管教员,既不能大包大揽,对学生进行“无微不至”照顾,更不能死看死守,对学生进行“无孔不入”的看管。要把工作重点聚焦到引导学生树立正确的政治观、理性的价值观和培养健康的学习生活情趣,聚焦到提升学生自我认知世界、感受世界、适应社会的自我教育自我管理的自适应能力。

2.克服经验主义影响。

      要克服“过去是怎么做的”“别人是怎么做的”的经验主义思想,培养独立思考能力。特别是年轻辅导员,要善于把握时代环境的新发展新变化,把握学生的新思想新特点,善于学习运用思想政治教育的新载体新方法,不要迷信既有的工作经验,要善于总结提炼,敢于突破旧的管理模式,善于在重复性的工作中总结规律,避免简单机械性的重复劳动。
 
             3.避免职业倦怠产生。

      内卷化是辅导员职业倦怠产生的一个重要员原因,同时职业倦怠又会造成辅导员工作内卷化的加深,二者是相互作用的辩证关系。要明确职业发展目标,掌握生涯规划艺术,提升职业发展潜力,要善于及时根据情况调整职业发展预期,要在职业发展和个人身心健康、情趣培养和照顾家庭等关系中找到平衡点,尽量推迟职业生涯倦怠期的出现。

             4.跳出精致主义陷阱。

      要研究把握辅导员工作规律,特别是新形势下做好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工作的规律,加强思想政治教育工作的理论研究和实践探索,提高思想政治工作原始创新能力,经常性的对工作进行技术性反思和价值性考量,克服“虽然精细,但是缺乏技术含量”的内卷化倾向,对技术含量低,投入产出不成正比,实际意义小的工作要果断摒弃。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